我们手中的命运

  今天在路边看见一个算命的,他在地上摆放着一张布条,布条上面写着一些正常人看不懂的东西,让我想起了上次在南京火车站的一件事。

  那天我中午达到南京火车站,买好了晚上八点到南昌的火车票。我的鞋子因为前一天晚上洗了没有干,但是没有鞋子可换,于是我在袜子外面套了一只塑料袋,然后穿着鞋子出门了。我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我在南京车站门口的玄武湖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我将我的鞋子脱下来,灰色的天空中溢出一些阳光,我把鞋子放在身边的长椅上晒。我的旁边有一个垃圾桶,垃圾桶上面放了一只不锈钢的碗,我以为是哪个要饭的将碗落在这里了。后来看见一个抽着烟的哥们走过来,将摇头扔在碗中,然后我恍然大悟。

  我看了看垃圾桶上面写着的一个英文单词,我吃力的拼读道“维斯特斌“,结果一个小女孩恰好从我身边路过,听见我的声音。小女孩看了看垃圾桶,微笑着说,是wastebin。我看了一眼小女孩,我忙点头道,对对对,你英文真好。

  小女孩微笑着背着书包走远了,一会儿我陆陆续续看见好几天小孩背着书包路过。这个时候一个提着垃圾袋的老太太走过来,她伸进手到垃圾桶里面,一阵乱翻,未果,然后一脸无奈的离开了。我低头看了看身边的鞋子,我抬起头看见一个中年女人走过来,问我,小伙子,要不要看看首相?

  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我以为她问我要不要看看首相,我一想,首相不是小鬼子的领导人么。我忙摆手道,不看。女人急急忙忙的走开了,我看见她走到湖边一路问人要不要看首相。

  薄薄的阳光照在湖面上,湖面上有一只游艇孤单的驶过。这个时候又有一个老人过来,对着垃圾桶一阵狂翻,我怔怔的看着他。他翻了良久也没有翻到塑料瓶,对着露出一丝微笑,然后佝偻的走远。我从我的背包里面拿出我今天早上在路边买的一瓶营养快线,我正想把营养快线喝完,一个胡须泛白的老人拿着一个碗过来,对着我一阵翻抖碗中的硬币。

  我向他示意,我没有钱。他也只好一脸不悦的离开,我表示有点歉疚,我身上真的没有零钱了,我不能将身上仅剩的一百块钱给他,不然我就要跟他抢饭碗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将营养快线的瓶盖拧开,一个老人拄着拐杖过来,我以为他是问我要钱的,我正想摆手,他说,年轻人,要不要看首相?

  我冥思,为什么现在这么流行看首相,不就是一个小鬼子么,有什么好看的。他又说道,很准的,能看到你的未来。

  我说,我没有当首相的梦想,我不看。

  他表情不悦的离开,他刚刚离开我才想明白,他是问我看不看手相,原来我误会他们了。我伸出自己的手掌,我发现我的命运已经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我长吸一口气,看见又过来一个老人,伸手进垃圾桶里翻找,我迅速将手中的营养快线喝完,然后把瓶子递给老人。老人接过我的空瓶子,脸上泛起涟漪,涟漪在玄武湖的湖面久久荡漾。

  我摸了摸鞋子,还是有点湿,看来我还要在这里等半个小时。我只好拿出手机来玩玩游戏,这时候再次走过来一个老人,手中拿着和上次那个同样牌子的碗,碗中依然有几个硬币,在我面前一阵翻炒。我摇头说没有钱,这次我感觉更愧疚了,因为我已经拒绝了他的一个同事,现在又拒绝了他。我觉得人的一生中要学会拒绝,但是不能总是一味的拒绝。

  我只好将头埋在两腿之间,戴上衣服上的帽子,不去理会有什么人过来,直到我的鞋子被晒干。在这个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面,我算了算,有六个人过来问我要不要看手相,九个老人过来翻垃圾桶,四个老人过来讨钱。

  我的鞋子干了之后,我换了一个较为偏僻的长椅坐下来,我看着霞光映衬之下的湖面,直到暮色低垂,灯火阑珊。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差不多可以进去候车了。我拖着行李箱走进南京火车站,我站在车站的二楼,回头看了一眼车站前面的南京城,如此繁华似锦的城市,却容不下几个迟暮的老人。

  一声鸣笛将我带离这个城市,只剩下一盏孤单的街道在城市的一角卖力的放着微光。

  

上一篇:诚实面对事实

最新av天堂 热门av天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v天堂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