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过清江,一个人的好时光

  雨后清爽活泼的气息从窗外扑来。我走出屋子,站在阳台上眺望这个因陌生而有些新鲜的小镇子。

  四处环绕的鱼塘涨满了水,直逼边上人家的后墙根,巨大的幕镜倒影着天上透光的乌云,有时成群的鱼会从水里跳起来。一处人家在用水勺将漫进院子的水赶到塘里。四周的草树显得更加青碧。水滴声、摩托车声、狗叫声、人话声,甚至电视声合着午后的一点点阳光,使得这个小镇如此舒适和谐。我想,以后工作了住在这里也是不错的。

  在这里做暑假工也有十几天了,上个周末要加班,这是来这里的第二个难得的假期。我却想不出要怎么过,若是去爸妈那边又要耗费30块钱的车费,而且要转好几趟公交车。这一年的寒暑假打工经历让我更体会到挣钱的艰辛和时间的可贵。其实,和父母同在一个城市生活却不在同一处吃饭睡觉的感觉挺奇妙的,我第一次有这样的体验,尤其是身处二十年来早就想去看看的那个城市——父母亲的另一个家。原想去伦教那边买条毛巾被的,自搬进这间屋子后,我每晚睡觉都会被冻醒,这种盛夏里的感受只有在家里那栋漂亮却空无一人的宅院里才能体会到。早上起来洗洗漱漱,吃了个香瓜,我又睡了个回笼,起来时又吃了一个,再看了会书,洗了个头,等到头发干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几乎一整天未有摄入盐分,早已饿得头昏眼花,所以我决定先到楼下买些吃的。做这个决定有些艰难,我是个怕爬楼的懒姑娘。

  一路的清风将脑袋里的昏昏沉沉吹了个干干净净。我在超市里拣了个卷纸,再拣了些烤肠、威化饼干、辣条等,心血来潮地,我很想喝点啤酒。

  我笑嘻嘻的问正专注于电视的老板娘:“有没有啤酒呀?”老板娘抬起头,看这个今天穿得干净亮眼的蓝衣女孩,笑得眯了眼,连连几个“有”。她一定记得这个新来的女孩每晚回来都会进来买点东西,有时饮料,有时绿豆饼,有时是一种叫“冰工厂”的冰激凌,女孩每次点名都是要这几样。

  我得意的甩甩手上的战利品,路过隔壁的发廊时不忘往里面看一眼。我记得同组打暑假工的高二小弟弟是住这里的,昨晚回来时还看见他给客人洗头。很可惜,现在两次经过都没看见他。我三两分钟回到屋里,在床上摆开战利品,禁不住自己乐起来,想她我来到这里,虽然平日辛苦且简单乏味的重复着同一种生活,甚至同一种动作,却还是可以小资的。这不,还有酒喝。

  其实,我一开始是不喜欢啤酒的,啤酒味实在是又臭又苦又怪,但我又奇怪为什么大家都对啤酒如此钟爱。在一次初中毕业的同学聚会上,大家都是初次涉酒,一桌子人愣是把一小杯啤酒轮流喝了个遍。轮到我时,我故意想把剩下的酒喝完,没想到只喝到三分之一,就被死冬瓜给夺取饮了个尽。死冬瓜是一个又高又瘦的滑头鬼,完后他还不忘说,剩下的半杯是我的。从此死冬瓜便被奠定下酒鬼的基础,被我。后来我想,能把这些又臭又苦又怪的啤酒一口气喝进肚里,也算是一种成就。

  一个人在楼顶喝喝酒也是挺怡情的,有清风,有阳光,最好的是能够俯瞰这里的一切人家,鱼塘,路人,还能清晰的听见车行狗叫的悦耳声。

  吃饱喝足的女孩恹恹的躺在床上,对面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哐哐声,是一同工作的秀姐回来了,还有男人的说话声,想来是她的丈夫,因为工作,她平时都在这边住,只有放假时才去和家人团聚。我不想发出一丝声音,让秀姐发现我在。秀姐对我很好,却太爱唠叨,她的过度关心和唠叨让我有些受不住。

  这时,由远及近传来了吹喇嘛的声音。我记得这是乡下给人下葬的时候才吹的,小时候经历过一次,那时路上响起这种声音时,在外劳作的大人都慌慌张张的回来了,也不给小孩出去。他们忙着打扫庭院,奶奶堆了一堆禾杆在院子里起火,家家户户的庭院都升起袅袅火烟。待声音远去后,大家才给出门。那是的我隐约觉出是什么事情,有点点害怕,更多的是觉得神秘和好奇,于是我便屁颠屁颠的跑到马路偷看,发现偷看还不止我一个小孩,还有另外的大人和小孩。我便壮着胆子看喇嘛声远去的方向。一群衣着怪异的男人,几个在前面吹喇嘛,几个抬红棺材,还有几个跟在后面。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死人,而且人死后要放进大大的红棺材里,以至我至今想到死人,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当初的这个场景。

  细细听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的狗叫、摩托车和人声没了,只剩清风吹动水塘的呼呼声和对门秀姐不时的说话声。喇嘛声变得断断续续,有一声没一声的。就在我以为这是错觉想出去看看时,喇嘛声又连续不断的响起了,渐行渐远,直到消失。

  几乎占据整个墙面的巨大窗子探出秀姐的脑袋,我看见她从阳台往屋里看还不停跟那个男人说话,觉得好笑。秀姐到门口拍着我的房门边喊:小飒,出来吃西瓜啊,小飒,小飒,吃西瓜啊!我耐不住,只得重复喊:我不吃了!我好撑!我好撑!

  我突然有一种逃开这里的冲动,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喊,出去走走,去外面走走!我以最快的速度梳好头发、穿上高跟,临走时顺便探头问了问秀姐附近的市场有没有卖毛巾被的,便拎了把蓝色伞迅速出门了。

  我先是去公司的银行取了点钱。公司门口停靠的摩托车司机几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一路走近,直到进了ATM机。我是不想看,那种自己正被赤身裸体的被人看的感觉还是少些的好,还有就是怕他们会错意觉得我要坐他们的车。出了ATM机,周围口哨响起,还有几声“靓女,要不要坐车”。我感觉我把人当空气的能力已经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有时候我就这么目不斜视地悠悠走过了。走去市场的一路上不时地遇见摩托哥,促使我充分诠释了目不斜视和不要跟陌生人说话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这个工业区人迹罕至, 这些司机大哥们也不会见了一个行人就用饿狼似的眼神盯着,我也不会对这些谋生的人这样防备。

  刚刚还骄阳似火的天一下子暗下来,黑黑的厚云似乎随时有可能压落下来,路上的人开始加快脚步。我仍然不快不慢的走着。谁说大头大头下雨不愁的,带了伞的人也可以有恃无恐。我寻着几天前夜里跟秀姐去市场的记忆,半个钟便到了市场。

  比一块钱硬币儿还大的雨点开始狠狠地砸下来。等买完东西出来,雨大的就像天上有人恶作剧把水从上面泼下来似的。打开伞原路返回。大风又像扫把一样把雨横扫过来,从前面、左面、右面……我不禁有些想笑。

  路上的行人不论有没有伞的,都躲到两旁屋檐下了,他们惊奇的看着一个怀抱东西的蓝衣女孩撑着伞镇静的从这般狂风暴雨里来,又从这般狂风暴雨里镇静的走,尽管那把伞骨被吹变形得已经抵挡不住风雨,尽管那个女孩已全身湿透,脸上布满了雨水,两鬓的头发紧紧贴着弧度清晰的脸上,却看不出她是赶路的样子。

  原来路上并不是只有我自己。走到十字路口,我看见之前那个打伞摆地摊的大哥还在,不过他的大伞倒是没变形。我心情一下子大好,心里也被这雨水刷过,彩虹升起,明艳万分。

  

分类:抒情av天堂 | 人气: | 时间:2016-02-29 11:41:59 | 发布:av天堂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shuqingsanwen/5919.html=
本文标题:雨过清江,一个人的好时光
上一篇:无念

最新av天堂 热门av天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v天堂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