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缘修未满,何以聚今生

昨夜寒霜消旧梦,桃红柳绿一帘春。姻缘几度轮回曲,弱水三千溅红尘。时光轻,岁月微,花落花开又一回。前世缘,今生续,几度回眸待谁归。流年浅,芳菲短,空叹百年落成灰。寒灯把盏,沧海成桑田,却道是:前缘修未满,何以聚今生?

——题记

三生石上三生缘,奈何桥下问忘川。修得几世同船渡,又俢几世共枕眠?共看沧海月明,相依蓝田日暖,红尘晓梦醉心田。谁知梦醒良人远,竟是绝情踏誓言。无奈缘字怎堪解,多少痴情化执念?

前世之缘今生续,梦里梦外断肠魂。流连梦返却不知,又要修几世,方得上天眷恋。凭栏把酒,醉笑苍天歌一曲:若是今生缘未满,纵我笔墨修姻缘,只叫残章作凭据,许我来生不负君。

今宵醉里寒灯灭,寂寞孤魂随梦飞,谁知梦入相思路,竟是无端闯轮回。轮回路远,寂寞难耐,更甚是,黄泉几处惹人哀。兰舟情浆渡忘川,痴心血泪洒奈何,终得一碗孟婆汤,消去梗咽的痛苦,磨灭爱恨的回顾。最后你看,那记忆,残碎了一地。也只怪,前缘修未满,唯有断肠泪。

魂飞梦萦落忘川,萧萧江水覆云烟。百年相思叹缘浅,千里河堤几度宽。身冷寂,影孤单。独独兰舟空自旋。曼珠沙华问彼岸,何处鸳鸯渡良缘?奈何彼岸无人语,解我心迷做我仙。天地茫茫青石烂,时光末尾记忆燃。

记忆在燃,怎样的身影,重叠成我眼中的轮廓?是你,穿过时间的缝隙,越过苍茫的河途,来到我的身前。只见你,清新素雅的装扮,似是芙蓉出水般不染尘埃;只见你,飘逸温婉的青丝,随着江风吹动成人间最美的舞姿;只见你,清澈如水的双眼,在一睁一合间沉沦了我满腹的心事;只见你,娴静如花的面容,在一笑间化解了我三生的痴爱……原来缘分不曾走远,原来你一直在为我等待。

记忆在燃,怎样的故事,演绎成我心中的烟火?和你,一起笑过了锦瑟的流年,一起哭过了迷惘的岁月,陪我走过了这跌跌撞撞的生活。还记得,我们一起嬉戏在故乡的那条溪水里,那时我们笑的是多么的纯净;还记得,我们在清晨一起走过校园的绿荫小道,那时我们一起朝着大学的梦前进;还记得,我们一起跋山涉水看风景,那时我们便是世间最美的风景……原来缘分一起就在身边,原来你一直看着我的脚印。

记忆在燃,怎样的承诺,嫣然成我三世的因果?我们,相遇了一世又一世,错过了一生又一生,究竟是老天的捉弄,还是缘分的戏耍。要修多少世,我们才可以擦肩而过,是五百次的回眸吗?要修多少世,我们才可以同舟共渡,是千万次的顾盼吗?那么,又要修多少世,我们才可以同床共枕呢?谁知道答案,请告诉我好吗。时光一直在流逝,记忆将要燃尽,如何能将我们的前世今生都收留住。我大声的哀嚎着,痛彻心扉的泪流进了苍茫的忘川河里,此刻我多想,有人给我一个拥抱,温暖我寒冷的心,有人给我一个深吻,吻干我千年的泪花……可惜直到记忆燃尽,始终都没有人出现,唯有那些落进忘川河的泪花,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化作一颗颗珍珠,飞入三生河畔的那颗三生石里。宿命轮回,此刻谁也不知道,我们一直都在积累着缘分。

记忆燃尽时,我飘飞的魂魄化作了一副身躯,落在了忘川河边,明眸空洞,面容冷峻,忘了吗?真的忘了吗?那些不变的承诺,该怎么走到天荒地老。那些相依的甜蜜,如打进灵魂的蛊,若我们再次相遇,灵魂中是否会传来那撕心裂肺的痛楚?如果此刻踏进轮回的路,我一个不经意的回望,是否这千年的情,可以停下我轮回的步伐?

忘川河边,我迷惘的沿岸行走,那座桥,不经意间的出现在我眼中,于是我踏上了这座桥。这桥的名声很大,它从黄泉一直传到了人间,从这辈子接到了下辈子。这桥是坚固不催的,任凭风雨,生生不息。这桥是永恒不变的,变的永远都是那些路过的人。

没错,这就是承载了无数个遗憾和叹息的桥——奈何桥。奈何桥上的我,早已在忘川河上丢失了记忆,我脑海中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当我走到桥的最中间时,情不自禁的叹了一口气,突然天地异象,一个个斑驳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像是看着无数场电影,那些画面中的人,每一帧都有自己。那是曾经的自己,前世的、前前世的……也不知道看见了,多少次轮回前的自己。

脑海中瞬间填满了各种各样的爱恨离愁,泪水从那明澈的眼中飞流直下,也不知道是爱还是恨占据了我的心头,也不知道是无情还是痴情感染了我的灵魂。只一声叹息,便承受了千万次的生死,而那些冥冥中的缘分,有的已经泯灭了,而有的却更加厚重了。我倔强的行走着,任凭那些早已逝去的画面在我脑海回放,只因为此刻,我心中默念着一个人的名字。那个人就是我轮回后所爱之人的名字,我与她不知道修了多少世的擦肩而过,也不知道曾有多少次深深的顾盼。

奈何桥上,我听见了千千万万的叹息,念醒了生生世世的名字。终于,我就快要走过奈何桥了,而此时画面也跟着消失了。刚想回望一下奈何桥,就传来了苍老而慈和的声音“轮回入口莫回头,且把今生写无忧”这就是我最后要见的孟婆,她拿着一碗汤,也是我往生前的最后一碗汤,喝了它就可以忘记所有的一切,包括我深念的名字。

奈何桥后孟婆汤,饮得一碗忘君郎。不问孟婆前世影,只念来生少离殇。谁把泪洒忘川河,谁把相思叹奈何,饮了此汤,恩怨再无恙。饮完孟婆汤,才许走完奈何桥,一次轮回,也似一场生死,从无到有,再到无。

本欲问那孟婆,忘川河里多少泪,奈何桥上几叹息?却又想,孟婆汤后再无一,不如轻盈走。三生石上一轮回,何苦无奈解心迷。饮此一汤皆忘却,来生定会有贤妻。看那忘川水,洗尽一生的回忆,走那奈何桥,唤醒生生世世缘。的确如此,既然饮尽孟婆汤,何不逍遥去往生。

梦醒成空挽青丝,紫陌韶华谁人惜。捻半分水墨,填一曲清词,你此番离去,锦瑟还能共与谁。忆那天相逢时,你素素白衣,我半卧草地,无端相识而笑,又随月色赠诗。还忆当初相知日,与君共唱西湖水,如今西湖水依旧,而你却何在?

叹得离歌尽,寒灯把盏点相思,谁人知晓意。原来你我,前缘尚未满,今生相逢谈笑歌。歌尽人散寒灯灭,到此作离别。今宵执笔自叹:擦肩而过,回眸修,同船共渡,顾盼修。若要把盏共眠,谁知同船修几世。缘未修满人自离,缘若修满爱自来。纵使曾有山盟誓,缘尽心伤一曲哀。

绕指温柔今尚在,念想三千锁空楼。昨夜残温,可否留君梦,作君愁。芸芸众生相遇客,几曾月圆伴我身。如花美娟无人问,似水流年又一人。终是半生恨刻骨,半生爱无痕。莫道缘深或缘浅,今世怎知前世根,莫念情浓或情淡,我心可鉴相思门。

残霞悠悠化云烟,孤魂寂寂把谁牵。忘川水卷痴心泪,奈何桥上叹轻安。一生离歌为谁作,几世炼情修满缘。是谁许天荒地老,又几人坚守诺言。伊人远,自是叹,青春锦瑟空遗憾。无奈,无奈,却是情深缘未满,陌路相逢一场欢。

缘生水起,缘尽灯灭,千千万万人,今生应修几多缘。情深是心,情浅是命,生生世世爱,谁恰巧与我缘满。这看不透的姻缘,那望不穿的前世,让多少人心甘情愿轮回百世,又让多少人为爱等待。残烛凝落灰,惹了半生情痴。殊不知如此:你为心上人牵肠挂肚,别人为你朝思暮想;你为心上人痛彻心扉,别人为你黯然销魂……是应该爱,还是应该恨,是应该坚持,还是应该放手。这理还乱的情思,这说不清的纠葛,谁又可以斩断。

挥之不去的是往事,忘之不能的是身影,那些青春里遗落的故事,一幕幕嫣然成时光的秘密。当你我身隔天涯,情落海角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清楚,你给我的刹那芳华,便是我今生难以企及的永恒,那些不朽的誓言,依旧飘散着,在光阴里,红尘里,随着尘埃,随着流水,一直无声的飘散。只是你和我不知道,只是我们再也不能像当初那样朝着天喊,朝着地吼了。

曾经爱过,你是我念碎三生的名字,如今分离,你是我听落九天的风月。这无法相守的诺言,这难以更改的痴情,如相思的桃红,一季又一季的开落,只为等待某天,你和我在这里路过。

轮回百转,为君修缘,纵我痴心不改,君既已离去,留我唯有炼情锻梦。纵然情很远,却到不了前世,纵然梦很真,却依旧需要醒来,那相思的凭据,唯有湿了的枕知道,唯有痛了的心清楚。而今生,当是看了一场烟火,灿烂了双眼,凉了心。只望来生,君可许我一世的温柔,倾倒了河山,暖了心。

昨夜寒霜消旧梦,桃红柳绿一帘春。姻缘几度轮回曲,弱水三千溅红尘。时光轻,岁月微,花落花开又一回。前世缘,今生续,几度回眸待谁归。流年浅,芳菲短,空叹百年落成灰。寒灯把盏,沧海成桑田,却道是:前缘修未满,何以聚今生?

(原创作者:晚空QQ 87333026 作于2015-4-11)

分类:伤感av天堂 | 人气: | 时间:2015-11-30 20:39:12 | 发布:av天堂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shanggansanwen/4003.html=
本文标题:前缘修未满,何以聚今生

最新av天堂 热门av天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v天堂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