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请对我父母温柔些

  父母恩情,大于天。

  ——题记

  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里。

  我的父亲,是一位小学教师,我的母亲,却拥有着多种的“身份”,比如护士,比如创业家,比如出纳......有时候,当别人问起我,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我都要回想好久,才能答的上来我的母亲,正在从事着哪一份工作。

  我出生在八零年代,于中国大陆的最南端的一个普通小县里出生。

  听我的母亲描述,在我出生的那一天,天气很好,云淡风轻。我的母亲,在医院里已经整整待产了两天,而我,还在她的肚子里,医生都说很快就可以生了,我却迟迟未出现。

  父亲那时候正在担任一间小学的教师,却向学校请了假,日夜不寐的在母亲身边守护。

  那时候,我的母亲,大着肚子躺在床上,整整痛了两天,无时不刻的疼痛紧紧的拉扯她的神经,豆大的汗滴不停的往额头渗,母亲说,那是一种痛到即将死去的感觉,可是尽管这样,她还是觉得很幸福。

  终于在第二天的早晨,护士小姐看着我母亲的乏力的样子,对守在一旁,眼里布满血丝的父亲说:“你老婆痛了这么久,一粒米也没下肚,再这样下去,就算孩子要出来也没有力气生,你赶紧去楼下买点饭回来,让她硬着吃一点。”

  也因为这话,即将初为人父的父亲马上下楼去。

  母亲说,也许真的有命中注定这几个字,你的父亲才刚走开不到五分钟,你就呱呱坠地了。

  那时候在那个年代,因为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很根深蒂固,所以当父亲返回来时,看到我是一个女孩,母亲却对他说:“不如把这个娃给我母亲抚养,我们再生一个吧。”

  父亲却是无比幸福的抱着八斤多,白白胖胖的的我,笑的比那天的天气还要灿烂的说:“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女孩又怎样了?该是谁应该享受的就让谁享受,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父亲就是这样,对我的疼,深深的融进了他的骨子里。

  我的孩提时代,是在一种真正的无忧无虑中长大,父亲的宠爱,让我仿佛公主一样,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父亲总是想尽办法,来满足我一切的要求。

  他会在我嚎啕大哭的时候把我抱进怀里,模仿着各种各样的卡通人物,直到我破涕为笑;他会在我因为贪玩忘记了做作业,着急的大哭着拼命抄写写不完的作业,毅然的拿起铅笔,模仿着我的字迹,帮我抄写一张张的试卷;他会在我第一次害怕去上学前班的时候,站在教室门口几个小时,为的只是我不再害怕;他会在妈妈毫不留情的用鞭子抽打我的时候,第一时间替我挡下......

  我的母亲,她只是众多母亲当中最平凡的一位,但在我的心里,她却是最伟大,也是最成功的母亲。

  母亲常说,我不期盼你成才,我只盼你成人。

  母亲说,成材容易,成人很难。

  所以,当其她同学的母亲在小学时代,只是一味的看试卷分数,我的母亲,却在教会我说你好,谢谢,对不起,没关系。

  我清楚的记得,母亲牵着年幼的我在菜市场里挑菜,人群太多,母亲的脚不小心踩在旁边的一位年轻女子鞋上,随即那女子破口大骂,大声指责我母亲,用着极其难听的字眼,我当时很气愤,很想骂她。

  可是我的母亲,她却拉住我的手,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赔笑说不停道歉,她看起来那么的从容,好像那个女子骂的人并不是她。

  我问她,妈妈,你为什么不骂回她?她太坏了。

  母亲却在我面前站了下来,她一字一语的说道:“孩子,你要记住,阿姨并不坏,妈妈不对在先,把阿姨的漂亮鞋子弄脏了,所以妈妈要和她道歉,就是说对不起,妈妈不能因为她的骂就忘记了自己的错,明白吗?”

  母亲的眼底,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笑意,没有丝毫的不快,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个下午,我明白了原谅比谩骂重要。

  如果说,教室里的老师是用知识帮助我成材,那么我的母亲,便是以身作则来教会我成人。

  五岁那年,我连最简单的一到百之内的数字都不能完整的背出来,也不会可以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可以很快的说出十字以内的加减法,可是那一年,我却偷偷的把三字经的内容背了下来,因为上面每一个字,都有注明拼音,所以在父母惊讶的眼神当中,我准确无误的在他们面前读了出来,于是,我获得了可以去学前班的应许。

  随着年级的加深,我的数学成绩越来越吃力,我的父母,却没有像其他的父母一样对我打骂,他们看着我名列前茅的语文,只说了一句:“你听话就好,如今的社会,行行都可以出状元。”

  就是这样对我无比宽容,无比疼爱的父母,随着我的年长,来到青春叛逆期,于是,我不再是父母眼中那个乖乖女,我开始不尊重他们,我开始大声对他们说话,甚至会在他们不允许我出去的时候我大声的冲他们喊,我不要做你们的女儿。

  或许我是一个被父亲宠坏的孩子,当我的不听话成为父母眼中的忤逆,我却以一种可悲的态度伤害那个把我疼到骨子里的父亲,我瞪着一脸心痛的父亲,狠狠的说道:“如今我这样忤逆,也是你宠出来的,如果你像其他爸爸一样不那么纵容我,我又怎么会这样?”

  我到底愚蠢到怎样的地步,我的心,到底是要冷血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如此大逆不道,口出狂言的伤害全世界我最亲近的人?

  我已经记不清楚,每一次的甩门而去,每一次饭桌上的不欢而散,每一次无休止的争吵到底不停的上演多少次,我也不敢去想象,那时候年少轻狂,自以为可以战胜一切的我,从我嘴里说出的言语,是怎样幻化成一把尖刀,狠狠插在我父母的心间。

  直到那一次,当我穿着奇装异服,和外面的学生在外面的网吧被父母抓住,我的桀骜不驯,我的死教不改,终于狠狠刺痛了母亲的心,那一天,她和父亲把我强行拉回家,她突然一巴掌,狠狠的打在我脸上,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那个我十几年来再怎么生气都未曾打过我巴掌的母亲,她站在我面前,浑身气的发抖,我捂着发烫的脸蛋狠狠的和母亲对视,可是那一刻,我的母亲竟然在我面前流泪了,我呆住了,那个一向坚强的母亲,那个被人冤枉曾经在派出所呆过的母亲,那个被我奶奶在下雨的黑夜里赶出来的母亲,那个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皱过眉的母亲,她竟然就那样在我面前哭了,这一巴掌,好像是打在她的脸上一样。

  也许人真的很奇怪,总是给身边的人带来无尽的伤害之后才懂的反省,那天晚上,我的书桌前放了一封信,是母亲给我写的一封信,里面满满的写着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所带给她每一天的与众不同,最后,母亲写了一句,请不要恨我,我只是一个母亲,我只希望,我的女儿,不要在这一条弯路上越走越远,可怜天下父母心!

  那一行字,深深地刺痛了也刺醒了我,那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字迹已经被干了的泪水模糊掉,我可以想象的到,母亲写这一封信的痛苦,她只是尽到了一个母亲教育孩子的责任,却在最后请求自己的那坏掉的孩子原谅。

  从那天开始,我收起了我的张扬,收起了我桀骜,更收起了我的叛逆。也在那一天的一个月后,我从网上知道了,每年五月的第二个周日,是母亲节,于是我记住了每一年,这具有非凡意义的一天。

  那天,我早早的去了花店,用平时攒下的零花钱,挑选了一束最艳丽,最美的康乃馨,我趁父母出去的时候,像个小偷一样把康乃馨放到母亲的床边,还有一张我歪歪扭扭写着:“对不起,妈妈,我爱你和爸爸。请原谅我的无知”的卡片。

  我至今都忘不了,母亲抱着康乃馨,不停的闻着花香,她在房间里喜极而泣的对我的父亲说:“我的女儿,我就知道。”

  如今,当我已经步入社会参加工作,岁月无情,父母的脸上身上,都被它刻上了岁月的痕迹——两鬓斑白,脚步不再健步如飞,甚至在用手机看短信的时候都要放到很远的地方才能看清楚。

  有时候,当我听到父母笑着和我说:“以前别人说什么总能记住,现在好像只要一转身就忘记了。”我的心,紧紧的发疼。

  养儿一百岁,长优九十九。道出的是父母的伟大,父母的艰辛,可即便如此,他们却依然甘之如饴。

  岁月,请你对我的父母温柔些,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实现我要给我父母美好生活的小小愿望。

  我的父母,为了这个家,为了我,已经受到太多生活的苦,操了太多的心,请你对他们温柔些,好吗?

  

分类:亲情av天堂 | 人气: | 时间:2018-02-26 22:46:07 | 发布:av天堂
本文地址:http://28404.com/qinqingsanwen/7882.html=
本文标题:岁月请对我父母温柔些
下一篇:光阴的流沙

最新av天堂 热门av天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v天堂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