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母爱

  今天午休时间,睡意渐浓之时,突然电话响起,接起电话,父亲说:“你母亲给你送菜来了,快到学校去吧。”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大雨,想起母亲佝偻的身躯,踏着泥沥的小路,背着沉重的包裹,一弛一滑地向我所工作的学校走去,我的心重了,不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母亲的这一举动。无助中,我怨起母亲来,这么大的雨这么坏的天气,为何要这样呢?我已是奔四的人了,我难道不会安排我的生活吗?您为何还要超这么大的心?母亲啊!您的举动相反让我更加担心起您啊,如果被雨淋湿了感冒了,您近七旬的身体能承受得了吗?如果在路上摔倒了,那又该怎么办啊?不管怎样,母亲出发了,她顶着雨向学校去了,我不能让她老人家失望。我也背好包,包里放着骑车的证件,穿着雨衣,冒着雨骑着车行驶在马路上。雨滴在雨衣上欢唱,雨珠不断地亲着我的脸庞,秋季约有凉意的风从裤管往上钻,凉意飕飕冷惊阵阵的,但那些无言的母爱不断的涌现脑海。

  家乡的学校离家很远,学校的条件较差,父母为了让我有一个较好的学习环境,在我九岁的时候就送到了乡一级的学校就读。那年春天的一个周末,也就是我要回校的星期日,突然大雨倾盆,瞬间,山涧流水如瀑布,山凹聚水如河,两山相接的坝中的洪水在一点一点地上涨。在我回校的路上,要过几道沟渠,就在离路不足五十米的地方有个很大的渗水坑。听说有一年发大水,一头企图过沟的牛被冲进了坑里,人们对那几段沟渠有一些畏惧。在沟渠上搭的桥,只要涨水就被冲毁,人们只好在沟渠里垫上高大的石头当“桥”。离家时雨还很小,父亲赶着牛犁地去了,母亲在家里做着家务。我一个人背着一周的柴米油盐,漫步在乡间的小道上。雨越下越大,手里的雨伞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我一步一步地来到那几道沟渠边,那滚滚的溪流像一条条黄龙奔向那“湖”中。突然,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频率在耳边缠绕,仔细在雨声中辨别,是母亲在叫我。我转身看到一个身影在朦胧的雨雾中飘,那声音有点嘶哑,有些急促,有些恐慌,但我能清楚的听见是在叫我的小名。我欣然地停在“岸”边,用颤抖而响亮的声音回答了母亲的呼喊,渐渐地等着母亲的到来。母亲用颤抖的身体紧紧地抱住我,那泪水与雨水混合的水珠挂满了她的脸庞,雨声掩饰了她轻微的抽泣声。她说:“我一路小跑,一路呼喊,顾不得雨的存在,总算赶上了。”后来,她那发抖的手牵着我绕过那些沟渠的“桥”,一直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并千叮万嘱叫我回校了换换衣服,小心感冒。我在母亲的目光中消失在山的另一面。回到学校,天已漆黑,母亲或许还在路上,我多么希望父亲拿着火把来接母亲啊。

  雨还在下着,天还没亮,妻子与女儿在床前不知所措,只好把我病危的消息告诉了父母。等我从昏迷中苏醒,母亲已经来到我的身边。看着父母亲浑身湿透的身影,我无力地问“爸妈啊!这么大的雨你来干什么啊?是谁告诉了你们的?”妻子无奈的说:“你这么危险的情况,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打电话告诉了爸妈啊。”母亲说:“不要埋怨她,听到你病危的消息,我和你爸都担心,多一个人就多一个主意,等天亮了,去医院。”就在我想着二十来里的路,爸妈怎么这么快就到我身边的时候,不知不觉天亮了。在雨中,在一家人的看护下,我被送进了医院。

  雨还在下着,车进了校园,但我没看到母亲。母亲把背来的菜放到了邻居那里就回家了。看到足够吃一周的蔬菜,听着雨还在欢唱的声音,我想母亲还在回家的路上,手中握的雨伞没有完全遮住她老人家的身体,但她那心中的爱温暖她的身体,一路抖干路边那些野草野花的身上沉甸甸的水珠,给他们一个轻松自由的瞬间。

  不管你有多大有多老,职位有多高,只要想起母亲的爱,我们都是她心中的孩子。

  

分类:亲情av天堂 | 人气: | 时间:2016-03-06 20:52:41 | 发布:av天堂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6083.html=
本文标题:面对母爱
上一篇:致外婆
下一篇:论易之三名

最新av天堂 热门av天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v天堂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