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懂她,她不孤独

  宁做小城市一隅的月光,不做大城市支离破碎的星星,这就是她。都是她。

  ——题记

  领略生趣

  如口吃的毛姆一样,因为天生顽疾,他不能做他心爱的律师职业,高度自卑给他带来的是高度敏感,他只能把所思所想,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关于生活的本质、爱的真谛都化在他的文字里,他活了九十二岁,他的作品远远看去,就像一条河……

  她因为病腿自小就活动不便,所以,当那些花季女孩儿在运动中奔跑嬉戏,花朵儿一样招摇之时,她便只能苍白着一张小脸儿,一边看着窗外渴望的世界,一边拿起书,静静地读着,读书最好了!书太好了!只有它永远静静地聆听她的心声,只有它们永远不离不弃地陪伴着她。几十年光阴,指缝间穿梭而过,可无论光阴怎样沧海桑田——化茧成蝶、石化成海,涅槃成诗——她还是那个捧书的孩子,倚窗而坐。窗前有阳光的光,有百合的香,有寻找爱情的猫儿急忙赶着赴约的身影。她还是她,她没有可能成为天才,没有伟大的创造力,但她的感受力却分外比一般人强烈。她用眼睛编织美景,她用心润饰歌诗,你见不到的东西她能见到,你闻不到的东西她能闻到,她有通向任何生灵心中的“通行证”——友善的微笑。当她蹲下去与两只宝贝狗狗说话,她只是嘱咐其中一只狗狗该洗洗澡了,因为它的脖子上沾上脏东西了,狗狗便配合她似的,用力地甩它的脖子,那一刻,她欣喜至极,她感动不已。生活中所有的“那一刻”都叫她感动不已。只有这样的她才会如此快活,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快活的人都一个模子,不仅是最活动的人,也是最能领略的人。所谓领略,就是能在生活中寻出趣味的人。

  悬崖边上

  悲观的人说,在这个世界中,我们永远是别人的影子,别人又是另一个人的影子。人生也只不过是一场影子的游戏。没有赢家,也没有谁真正失败。也许灯灭了,天黑了,影子和黑暗混在一起,游戏也就结束了。

  乐观的人说,如果心是黑色的,那么你的世界永远都是极夜,除非你能让自己的影子发光……

  是啊,我们即使不能改变世界,也不能被世界所改变,即使不能改变自己,也不能退回原点。原点?原点即是生活的真相吧!而生活的真相是什么呢?是努力按捺住一颗野性不羁的心,静静地端坐在两个男生中间,却再也不企望发生点什么,或邂逅或偶遇已经被心移除,不想再让爱情转移,只想要稳稳的幸福;那种一个人走在寂寞公路上的长夜枯寂,她再也承受不住,因为,她——老了。“老了”的那个人深夜仍在捧读诗书却也在那面可以照穿心灵的铜镜下发现了一张黑眼圈、斑斑点点,萎黄疲惫的脸,一年一度度的不是芳华,而是让人惊颤的变化。眉宇间半段川字纹,右眼边一道竖着生长的长长的睡纹,眼内侧抚不去的表情纹,左嘴角那细细的半段纹理一定是饕餮纹,谁让她爱吃呢,吃得还那么慢条斯理,什么节奏!全变成了脸上的道道沟壑。几十年的岁月把她变成了一本泛着岁月的庄严与润泽的“线装书”,任谁说她年轻,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年轻了!

  她还疼。她疼已不是她为了“励志”,站在讲台之上大肆鼓吹的坚强——“我是人鱼公主,每踩上一个舞步便如站在刀锋上撕裂的痛——可我还是要舞蹈——戴着镣铐跳舞!”她不想再讲故事,她只想说事实,现在,她的病腿已不能十步,必钻心疼痛。虽然,她每一次出门都气势凛凛,双手把持襟前像礼仪小姐一样淡淡地微笑着走出去,然后再微笑着回来,那些高贵那些优雅都是她为坚强矫饰的借口。妈妈因为腿有风湿,六十四岁了,每当来她家,门口必要准备凳子,因为妈妈的腿已不能自如回弯,而她如此年轻,却也不能站着或独自脱鞋了——她也需要凳子了——这可如何是好?她该如何是好?!

  因爱怒放

  所幸,她有一颗会爱的心,她一直爱着……

  她一直在与青春的爱“厮杀”,她一直在与岁月“搏斗”。虽然自小,她便把“腿疼腿疼”的话天天挂在嘴边,但她从来未错过任何一次体育竞技:运动会、百米、千米、越野赛,大学时每日与挚友绕湖两圈跑,后来,挚友累得都喊“饶命”了,可她还是坚持在跑。她不是在用身体奔跑,她一直在用毅力奔跑——用毅力奔跑,热情地融入生活。她的膝盖上至今还留着参加“北戴河大学生自行车赛”的“荣誉”——终点处跌倒,与第二名的自行车绞在了一起,膝盖全卡破了……她喜欢快快乐乐地生活,她自己快乐,别人和她在一起也快乐。成天抑郁哀怨其实是件很招人讨厌的事儿,自己虽然沉浸在其中有“快感”,但是在别人眼里难免觉得戾气十足。伤痕每个人都会有,也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轻轻抚摸,但是如果当做美丽的花朵炫耀性习惯展示,肯定有一股逼人的厌气。而她,并不想做一个祥林嫂式可悲人物或莎士比亚所浓缩而来的莎士比亚式戏剧人格。

  真的庆幸,她一直渴望爱,一直爱着……

  爱情是她对青春的唯一的救赎。虽然,她一直困惑,爱情如何存在,如何维续?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抱团死磕真实,还是在眼花缭乱中只有心中一点清明珍贵?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段明月光,只不过有的人清冽,有的人冰冷。对爱情来说,幸福有时是自以为是,有时是由此及彼。从来爱比被爱幸福——因为爱是主动地试探在这个世界上的回音到底有多大的证明。我爱故我在,因为爱,活着才有一种筋性与力道,否则,颓着,疲软无力,苍白灰暗着的人生,该多么无趣啊!

  她不孤独

  无论走在哪里,别人都会从她言语的只鳞片爪中得出结论,说:你不是本地人······她说话怎么了,她就不是本地人了?她干脆不说话,可还是有人说她不是本地人,她不解地问,在哪儿看出来的,她们“八卦”地说,你脸部线条饱满,一看就是“南方人”……

  无奈地笑笑,是哪儿的人就那么重要吗?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生于“淮南淮北”都一样,要紧的是能认知自己,知道自己是谁,知道怎样生活才开心才更有意义,只要知道这些,足矣!

  她会把花朵的绽放形容成,它遭到了爱情的碰撞,惊慌中无措地开出了花,每当这如许之多的“疯言疯语”从她的口中源源不绝地流淌出来,她便会感受到对面迎来的大大小小迷惑的眼神。她懂,她懂你们不懂她的风花雪月,没关系——你们可以不懂她的风花雪月,但她却能读懂你们的简单朴实,就像思想也只有植根于这真实的烟火红尘才能怒放出最美最珍贵的花儿来一样,这个道理,她懂!

  可她还是会坚持做她自己,哪怕“你不懂我”——

  我思故我爱,思想让我快乐。就像那在生活的罹难中挣扎的“小公主”:她常常觉得整个天空和世界都是自己的。从来没有人从其他阁楼中向外张望过。那些天窗通常关着,就算有人为了透气将它们撑开,好像也没有人靠近过天窗。她常常站在那里,有时将脸仰起,面向一片蓝天,蓝天是那样友好亲近——活像可爱的圆拱形天花板——有时望着西边的天空,就会发现那里妙不可言:云彩或正在融化,或正在飘荡,或正在温柔地等待变成粉红色、深红色、雪白色、紫色或淡淡的鸽羽般的灰色。有时,它们会形成一个个岛屿或环绕湖泊的巨山,湖水是深深的湖蓝色,或透明的琥珀色,或翠玉色;有时,它们像暗黑色的海角伸入无人知晓的奇异海域;有时,它们像连绵不断的一片片狭长的仙境。她可以在那上面奔跑、攀登或等着看下面的风云发生怎样的变幻——也许等一切都融化在现实中时,她的耳畔还有理想的柔情啁啾声,作响……

  后记:这就是“小公主”的诗意世界与想象的世界——你不懂她,她不孤独。

  

分类:情感av天堂 | 人气: | 时间:2018-02-26 22:44:48 | 发布:av天堂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ggansanwen/7895.html=
本文标题:你不懂她,她不孤独

最新av天堂 热门av天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v天堂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