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教育

  李承鹏先生说过,这世上的足球只分两种,中国的和外国的,并阐述了其中的区别,后来我发现他所阐述的只不过是一个公式而已,这样的公式不仅适用于足球,同样也适用于其它的事物,这就如同一个填空题,模版摆在那,答案是多样的,你可以写土地食品建筑,也能填酒店夜场站街女,你可以说我流氓,教育的本质无非就是制造一大群流氓,谁都有资格说谁。

  但教育涉及的面太广了,笨蛋才会把它搬出来,你如果不拿出个几十万字的报告材料,那么怎么讲都是空谈,但空谈又总比大谈好些,大谈是会招来诸如“你行你上啊”“有些人总会想的比你多”此类的话,意思就是说搞教育的人是行的,不搞教育的人是不行的,被教育搞过的人起码是比你行的。这其实就有一点耍流氓了的意思了,搞来搞去,一切总归都是可行的。还是不说了好。所以在此不说教育,只讲几个小故事。

  我小学时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叫董,在春天还没结束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怎么把竹片削薄然后撑着风筝顺利升空的,每当放学的时候,我们回家追的不是太阳,而是他风筝的影子。他曾悄悄告诉我,等他长大了就造真的飞机,自己开,想去哪就去,你看到那个山口没,一定得从那飞过去。然后他就牵着风筝在前面跑,我们一大群人在后面跑,几次差点被飞来的卡车撞死。

  后来他由于成绩的原因,中间还留过级,每次回来的时候,手掌都被打的透明,他举起厚实的手掌抹了一把鼻涕,大骂道,妈的,谁都阻止不了我!然后第二天,他父亲左手拎着鸡子右手拎着他到学校给老师赔礼道歉,道歉的理由就是,由于他在课堂上造“飞机”,造飞机本身是没有错的,错就错在飞机是他在造,而这件事的结局就是让他爹损失了一只真的会飞的鸡。所以他爹深恶痛觉,他敢说飞机,就让他坠机。

  在没人的时候,他凑到我耳边说,只可惜了这双手,然后举起几乎透明的爪子,继续说,你晓得北京不,那是个有梦想就能去的地方,我得去。事实的情况是他现在连挪动个屁股都要费好大的劲,我想这恐怕需要些时间。后来他还真去了北京,作为一名汽车技师,去的理由不是追寻某些东西而是参观某些东西。在初二的时候他就龊了学,选择了技校,和机最近的读音——技。然后生活照常进行,两年后音信全无,再后来,见面的时候,他成为了一名汽车维修工,熟练的卸下车子身上的零件,然后用机器磨打敲捶,换出来一个和原来差不多的金属品,再装上。

  还有一个故事,我的一个同学叫a,学习奇好,他父母都是教师,又刚好在我们学校,对a寄予了很大期望,a当时想考的是复旦大学,他的父母就每天早餐给他买一个鸡蛋吃,然后由他的母亲为他剥开,除此之外,他的一日三餐都需要他母亲亲自送到他手里,我们都羡慕不已,她母亲告诉我们,这是因为他不知道食堂在哪,走出去会迷路,即使食堂到教学楼的距离不过两百米。我们突然明白了过来,复旦是需要特殊照顾的,这就好比孵蛋。

  a拿到了数个年级第一,甚至在高考的时候也得到了理科状元的称呼,他父母欣喜异常,在最后我们即将离别的时候喜极而泣,猛喝几口烈酒,然后电话突然打来,里面听到a的呼叫,说鞋带松了,要他们过来系一下,他父母就迅速消失在我们的离别仪式上,走时甚至连声以后再见都没有。

  故事到这里就算完了,可喜的是,每天又有新的故事在发生。

  我有时候真很奇怪,我们享受着全世界上最好的教育,每年产生那么多数量上的人材,却很难向社会提供哪怕一丁点的人才,在其它民族面前,我们拿的出手的只有人财。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他们没有梦想,只能在一尺见方的泥地上左右打滚,然后使劲的耍无赖。这里的教育被僵化了,现在只有一种意思来解释这个词语,你不听话?嗯,得教育,得好好教育。

  在这辆行走的列车上,颠簸无处不在,它不会侧翻,它只会偶尔侧漏。

分类:爱国av天堂 | 人气: | 时间:2015-11-22 03:51:49 | 发布:av天堂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aiguosanwen/1971.html=
本文标题:我们的教育
上一篇:学会反思

最新av天堂 热门av天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v天堂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